绝世黄瓜20℃

介里一只阔耐的黄瓜,死嗑克费,日常拖更,欢迎催更【滑稽】

【克费】中秋贺文:滑稽之夜

本篇纯属沙雕向的文,出场角色:费里德、克罗里、齐藤【纯属只是意外的走个过场】、绝世黄瓜【手动滑稽】

2800+字的短篇贺文,顺便附上自己随随便便指绘的一只小克罗里君【画丑扎心】,指绘APP:画世界.

求轻喷,食用愉快~


       傍晚。


       刚刚暗下来,浓雾层层弥漫、漾开,熏染出一个平静祥和的夜晚,白雾在轻柔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

       月光下,树叶儿簌簌作响,仿佛在弹奏着一首《月光曲》,  婉约而凄美,  悠深而美妙,  那跳动的音符仿佛是从朦胧的月色中跃出来的,令人陶醉——

       费里德静静地坐在自已御花园里相接在大榕树根枝下的精美的秋千摇椅上。

       小幅度的摇晃着秋千,伴随着凉爽的秋风拂面而来,带着数几片微微枯黄的树叶。


       他来这个国家也已经有四个月左右的时间,这里可不是一般的秃废。

       刚来的时候,所在的这座城市已经是荒废多年了,并没有过人们来过的足迹,只剩下废墟里的建筑物, 寒冷而凄凉。输电塔东倒西歪至并遭到严重腐蚀,上面的电线也早已经不复存在,到处颓恒废址、枯技败叶、 满目疮痍、人迹罕至。

       “People's Republic.”

      拥有五千多年的历史文明的大国,谁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被降下的神罚所毁于一旦。

      ……

       费里德手持着一本厚度约4cm的古典书籍,靠着摇椅,看起来正专心致志地阅读着这本关于这个国家历史文明的书籍。

       独享着这一份的幽静。

      “八月十五——”突然间清脆的嗓音打打破了这一份幽静,“嘛,原来今天就是中秋节啊。”

       月光如水,静静地洒在大地上,给大地披上银灰色的纱裙。

   

      “嗯——今晚的月,格外的圆亮呢~”

      “……也不知道克罗里君在干嘛。”


       于是。

       他静静地合上了书本,准备起身朝克罗里的府邸前去——



       也许克罗里现在已经躺在棺材里睡觉了吧——这也是吸血鬼最好消遣时光的办法,毕竟他们睡不睡都没什么区别,但对于费里德而言,只能用“无聊”俩字来概括。

      但若是没有的话,想必克罗里也感应得到他的到来。

       踏进大门,首先看到的是中国古风式的屏风,以及克罗里的两个随从——冯·斯克鲁德以及琪丝·贝尔。


      “啊,费里德大人!”她们似乎对于费里德这个不束之客的不请自来,有些惊讶了。

      “……费里德大人,您怎么来了?”冯格外恭敬的向他问道。

       “呀,中秋快乐呢,冯、琪丝。”费里德微微勾唇一笑,“看情况,克罗里君还在睡~觉吧——”

       吸血鬼的感官能力格外的超强这个章可不是白盖的。

     

      “啊是,是的。费里德大人。”

       然而费里德并没有听下冯所说的话,自行先朝克罗里的卧室走去了。

        ……

      “真心觉得克罗里大人和费里德大人有什么不可描述的关系呢。”琪丝撅起了嘴,小声嚷嚷道。


      “……也许他们真的只是主仆情深,吧。”冯甚至有时候觉得,会在克罗里的卧室外传来某种娇喘的呻吟,一定是听错了!克罗里大人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吸血鬼是没有性欲的存在。

      


       费里德刚刚踏进克罗里的卧室,就已经闻到了异味,“嘛,克罗里君竟然连咱们的爸~爸闯入了府邸都察查不出来吗~?”

     

     “Hi,珍妮弗。”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黑发大长腿的男人,倒立在天花板上。

     “呀~这不是我亲爱的父~亲嘛,好久不见了呢~~~”费里德表现出一幅十分乖巧单纯的模样,似乎在等眼前的男人对自己做什么。

       比如——

       将自己杀死之类的。

      “现在可没有时间跟你述旧哦,但先送你一份中秋礼物——”齐藤指了指柜子上的一个略扁的硬纸盒,费里德当然早就注意到那东西了,他笑道:“那父亲不准备在这个美好的夜晚把我杀死嘛~?”


      “嗯——暂时没有这个打算呢。”这样说着,他就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准备一走了之。

         
      “那~父亲,你对克罗里君做了什么吗~?”

      “略微对身体改造了一点点呢。”齐藤回眸看了一眼费里德,跟从前还是一点都没变啊。

       一如即往的,扭曲性格。


       齐藤身上的铁链穿过了天花板,直奔向天。

     
      【然而某只黄瓜看到了这样的景象,索链缠绕、身材修长、貌美如花。“哇——麻麻你看,齐藤奔月哎!”】

       费里德望着渐渐远去的身影,“什么嘛,明明是爸~爸~奔~月~”

      【齐藤:“啊嚏!”蛋定地擦了擦鼻涕.】


       费里德视线转向了仍然在棺材中躺着的克罗里。

       轻轻地掀开盖,只见克罗里已经醒了,披散着黑色及背的长发,睡乱的头发让费里德不禁一笑,“啊哈,克罗里君睡得够久了吧?”他俯身将头探进棺材里,“而且刚刚咱们的爸爸有来过哦~”

       
      “哦。”克罗里淡淡地应了一声,“所以能劳烦费里德大人能把您大腿抬开吗——”


       “啊嘞?我不要。用你的花言巧语能不能说服我呢~?”费里德全身都跪坐在克罗里的身上,棺材里不能同时容得下俩人,但是一人趴在另一人身上倒还是可以勉强挤挤的说。

       “……费里德君?”

       “叫爸爸~”

        “……”

       克罗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转移了话题,“那是什么?”他转头看向柜子上的一盒包装精致的礼物。

       “那是爸爸送给我们的中秋礼物呢~”费里德长臂一伸,应和着天花板上透过来清幽的月光。

        月光照射在他的银发上,透着点微弱的光芒,小光芒流落到他的额间、鼻梁、唇角、喉结……


        克罗里仰视着他,单纯的觉得眼前的银发吸血鬼真的好美。


        【费美人的盛世美颜可不是只有“好美”形容得来的——落雁沉鱼 兰质蕙心 明眸皓齿 靡颜腻理 清词丽句 清辞丽曲 琪花瑶草 曲眉丰颊 螓首蛾眉 水木清华 爽心悦目 天生丽质 天香国色 我见犹怜 宛转蛾眉 霞光万道 小家碧玉 杏脸桃腮 煦色韶光 杏腮桃脸 雄伟壮观  杏雨梨云 涎玉沫珠 妍蚩好恶 鱼沉雁落 宜嗔宜喜 旖旎风光 远山芙蓉 艳色绝世 余霞成绮 宜喜宜嗔 瘗玉埋香 艳紫妖红 朱唇皓齿 左家娇女 章台杨柳 阿娇金屋 闭月羞花 逞娇呈美 春暖花香 春色满园 春深似海 彩云易散 姹紫嫣红 斗美夸丽 尽态极妍 斗艳争辉 蛾眉皓齿飞阁流丹 国色天香 胡天胡帝 花颜月貌 绝色佳人天生丽质 慧质兰心 秀外慧中 暗香盈袖 闭月羞花 沉鱼落雁 倾国倾城 温婉娴淑 千娇百媚 仪态万千 美艳绝世 国色天香 花容月貌 明目皓齿 淡扫峨眉 清艳脱 俗香肌玉肤 清丽绝俗 仪态万端 婉风流转 美撼凡尘 聘婷秀雅 娥娜翩跹 俏丽多姿 如花似月 风姿卓越 顾盼流转 清丝纠缠 举步轻摇 美若天仙 美愈天人 清秀高雅 艳冠群芳 剪水双瞳 美艳绝伦 神仙玉骨 楚楚动人 貌赛西施 姿容绝代 如花似玉 窈窕淑女 气质高雅 美丽四射 樱桃小口 静若处子 动若脱兔 小鸟宜人 善解人意 明眸善睐 娇艳妩媚 玲珑剔透 玉指如葱 肤如凝脂 眉如新月 秋波流转 樱桃小口 粉妆玉琢 桃腮杏脸 亭亭玉立 楚楚动人 贤良淑德 秀色可餐 水灵秀气 小家碧玉 完美无暇 娇羞可爱 婀娜多姿 美丽动人 人面桃花 柳眉杏眼 温文尔雅 明艳动人 天生尤物 芙蓉如面 娇艳惊人 冠压群芳 风华绝代 绝代佳人 一代佳人 一代容华 绝色美人 月里嫦娥 华如桃李 桃羞杏让等等等等√】 (纯属凑字)

      “啊费里德,你别动。”克罗里忽然起身,同费里德一同坐在棺材里,而费里德依旧坐在他腿上。

       克罗里悄悄地伸出手臂,把费里德圈进自己怀里,低头看着他,眼神晶亮得恍若夜空中闪烁着的星辰,冰冷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他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看到费里德的红眸渐渐被密长的眼睫毛覆盖,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白晳的脸上似乎泛了红潮,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诱惑中夹杂着妩媚。
     

       唾液和鲜血的味道掺合在一起。

       费里德那秀色可餐的样子让克罗里情难自禁地低头含紧了他的唇瓣。继而温柔地绕住对方的舌尖……


       这场稳持续了大约一分钟,当然也让费里德尝到了一点甜头。

       费里德舔了舔唇角边留下的一点血,“哎呀呀~多谢款待~克罗里君~”


       “真狡猾啊,费里德君。”

       费里德手里还放着一盒礼物,只见他一脸平淡的拆开了,从现在眼中的竟然是——滑稽。


       没错,就是滑稽。

       上面还带了一封信:

﹍﹍﹍﹍﹍﹍﹍﹍﹍﹍﹍﹍﹍
这里黄瓜。                          
祝你们中秋快乐,早生贵子!

                    绝世黄瓜20℃
                       2019/09/13
﹍﹍﹍﹍﹍﹍﹍﹍﹍﹍﹍﹍﹍

       礼物盒里还装了一块月饼,又大又圆又黄又骚又可爱的滑稽月饼√。

       ……于是费里德把他塞进了克罗里的嘴里。
 

      “呀,这么好看(wéi suǒ)的月饼,就一定要给克罗里君尝尝啦~♪”

      “呕——”

       ……于是克罗里吐了个三天三夜。



正文结束——想必大家也都知道齐藤爸爸把克罗里身体改造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吧!【手动滑稽】

本文的题目又名为《齐藤奔月》√【神志不清】

【克费】啵叽~小段子

     今天是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早晨~但对于吸血鬼来说并不是好日子。

     克罗里正在十分认真的办公——这个时候,以他吸血鬼异于常力的敏捷感官,已经听到了有人过来。

     准确的来说,是吸血鬼。

     没有呼吸,以及均匀优雅的步伐,这么熟悉的声音,他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

     “呀,克罗里君~”从门口走进一位银发的吸血鬼贵族,朝克罗里走来。

     “……”克罗里无视了他。

     克罗里掐指一算,大事不好——!

     每次费里德亲自来名古屋,就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比如现在——手指抽筋了。

     拜费里德所赐,昨天说什么要怜香惜玉什么鬼的,要帮他分担一下工作上的任务……

     以下为费里德原话:

     “嘛,克罗里君~”
     “你要学会怜~香~惜~玉,所以呢,就为亲爱的父亲大人分担处理一点点公务吧~~~”

      ……然后就把好几沓一米高的资料和公务扔给了克罗里。

      这个叫“一点点公务”???

      克罗里好惨一男的。

      当然抽筋这点小伤对于吸血鬼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毕竟分分钟就可以痊愈了。

      但是谁能痊愈这位这位小兄台受伤的小心灵?

      克罗里装作没看到费里德的样子,继续埋头苦干……

      不料,却有一坨冷凉而柔软的物体,轻轻地在自己的脸上“啵叽”了一口。

      还没反印过来,冰凉的触感便离开了。

       “克罗里君的初吻被我夺走啦~♪”

      

(图是我随手一画,烂的一批,,,滤镜拯救世界qwq)

【克费】怀孕梗小段子

      经过昨天一夜激烈的高潮,费里德对做爱已经有了阴影……

      “克费里君果然是力大如牛哇~”害得自已差点老腰不保,,,

      今天早上克罗里早早便离开了费里德在桑古奈姆的府邸,只剩下他留在棺材里躺尸。

      然而到了下午,费里德又十万火急地让克罗里从名古屋匆匆赶回来桑古奈姆。

      这么叫着叫着也都习惯了,,,肯定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克罗里这样想着,一边推开了
费里德府邸的门。

      “第十三始祖克罗里·尤斯福德大人,费里德大人已经在卧室中等您了。”说话的是费里德府邸中的侍女,对克罗里十分恭敬地说着。

      克罗里没有回应她,自顾上了楼走进了费里德的卧室。

      “呀~等好久了,克罗里君。”

      只见费里德手里不知道拿着个什么玩意儿,小骚粉的一根棒子。

      “反正今天也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吧?”克罗里坐在了沙发上,单手托腮道。

      “真的是十万火急的事啦。”费里德伸出了手中的小骚粉棒子,手指指向棒子显示出的东西,“喏,你瞧——”

      克罗里仔细看了看,咦?!这个不是人类用的验孕棒吗?!

      “你看看这个,我是不是怀孕了呐?”

      克罗里表示不敢相信。

      “你看这个红线——我怀了你的孩子哦,克罗里君。”

       费里德似乎是在很认真的说。

      “所以呢~克罗里君,你要对我负责~~~”

      “……欸?!!!”

(图是我P的)恭喜克费夫夫当爹23333,顺便跪求大家戳我头像,去看看另外的克费短篇√蟹蟹